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赖海榕 > 群体需要学习才能避免堕落为乌合之众

群体需要学习才能避免堕落为乌合之众

  1895年,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发表了使他名扬世界的《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中文版由冯克利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14年出版),该书振聋发聩地描述和分析了群体行动的异常特征及其成因,提出了组织群体行动的严峻问题。
  《乌合之众》认为,加入了群体的个人和独处的个人会表现出很不一样的特征,在独处时,个人通常是理性、谨慎、温和的;一旦加入群体,这些特征会迅速消失,个人会变成冲动、鲁莽、极端。发生这种天翻地覆变化的原因和机制在于,一旦个人加入群体采取行动,首先,他/她会感受到全所未有的力量,人群有排山倒海的力量,个人加入群体后立刻会感受到这种力量,而这种感觉在每个人孤立存在时是完全没有的;其次,个体的责任感迅速消失,因为他/她会感到自身责任被分散到数量庞大的众人身上,在他/她个人的身上就趋于零了;第三,在群体里,成员的知识水平、推理能力、价值取向差异极大,由于数量庞大、时间短促,成员之间完全无法展开理性辩论,只有符合人群在知识水平、思考能力、价值取向上最大公约数的信念,才能推动群体采取行动,而这些最大公约数的信念不可避免是简单而原始的。因此,一个有无穷力量感却不再有日常责任感的人群,在简单而原始的信念的驱动下采取行动,必然要堕落成为破坏性、毁灭性、丧失了普通状态下的人性的怪兽举动,虽然在少数情况下,也能升华为英雄行为。
  《乌合之众》对群体行动的观察透彻、深刻,且篇幅不长,一出版就举世瞩目,被翻译成各种文字,几乎每年再版一次,在世界各国流传甚广。作者勒庞对群体行动主要持批判的看法,这与他的观察样本主要是法国大革命以来在法国发生的历次群众政治运动有关,在这些样本中,他看到了群众政治运动的野蛮、粗鲁、暴虐、嗜血,以及毫无灵魂。关于群众运动的残暴,他列举了平时温和的人甚至受法学教育的人会在群体行动时不可思议地主张乃至参与杀死无辜的例子。关于毫无灵魂这点,他多次提到雅各宾派在自己掌权时狂暴无比,而拿破仑崛起后,这些人却像绵羊一样温顺。
  但是,群体行动又是时代发展的趋势,《乌合之众》明确指出了这一点,但没有解释出现这一趋势的原因。书中反复提到,群体行动将越来越多,各种各样的群体将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因此,勒庞对未来的前景很是担忧。他简要地提到了英国式基于的个人主义、经验主义的群体行动,认为英国式的群体行动才有可能积极、正面。
  《乌合之众》出版后的20世纪世界历史印证了作者的两个论断:一、群众政治越来越成为主流,在东西方皆如此,且势不可挡;二、群体行动的野蛮、粗鲁、暴虐、血腥在一些国家反复上演,特别是继承和延续了法国大革命传统的国家。但是,不同于勒庞主要着墨的群体行动,建设性的群体行动也在20世纪登上世界舞台,例如印度独立过程中的群众运动、美国黑人民权运动过程中的群体行动,以及席卷东西方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中大多数的群体行动。建设性群体行动的成长表明,人类文明已有显著进步,能够驯服群体行动负面因素,使得勒庞在《乌合之众》里分析和描述的恐怖情景得以避免,并使群体行动能够创造有益成果,服务于社会的进步。
  《乌合之众》的启示或许在于,群体行动很容易堕落,必须小心防范和驯服,才能产生有益的效果。群体行动不可能在人群组织和动员起来后自动达到组织者宣称和希望达到的效果,而是要组织者及群体成员努力学习、谨慎安排、细心操作才能取得成功。否则,组织和动员起来的群体将不可避免地堕落成为破坏性极强的乌合之众。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