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赖海榕 > 南非的和解(三):人上人与人下人的双重解放

南非的和解(三):人上人与人下人的双重解放

 

南非黑人和有色人种与曾经的压迫者白人达成了和解,顺利实现了从种族隔离制度到民主的过渡,南非人民——无论黑人还是白人——都获得了解放和新生,过程中,德克勒克和曼德拉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图图大主教的《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详细描述了和解的意义和领袖的不朽功勋。

 

一、实现和解的意义:压迫者和被压迫者的解放和新生

 

图图这样描述南非顺利实现过渡,举行了首次全民选举时,所有南非人获得新生的美好感觉。他说,“无论在哪里,选举都是世俗意义上的政治事件,但我们的却远不止于此。我们的选举是一次名副其实的思想历程,一种登临顶峰的精神感受。走进投票站时黑人是一个人,走出来时已经脱胎换骨成为一个新人。走进去时,她满怀仇恨、背负着压迫的重担,她无法忘记自己曾被视为粪土,这种记忆像强酸一样侵蚀着她的心。她重新出现时,知道自己已经自由了,头昂得那么高,背挺得那么直,脚步是那么轻快。…

 

“白人走进投票站时,则为自己曾享受过压迫和非正义的果实而满怀负罪感。他走出来时也脱胎换骨,变成了一个新人。他放下了负担,获得了自由。白人体会到自由实际上是不可分割的。在种族隔离压迫的黑暗岁月,我一直在说,如果黑人没有自由,南非的白人也永远不会有真正的自由。”(第5-6页)

 

在实现宽恕与和解的南非,从前的压迫者阿菲利卡人有了新的出路。图图指出了阿菲利卡人过去的错误理念,和在新南非的出路,他说,“阿非利卡人认为他们在南非的政治、社会和社区生活中,只有两种选择,即要么做统治一切的人上人,要么做卑躬屈膝的人下人,任人践踏。我说,现在还有激动人心的第三种选择, 即热诚地欢迎新制度,用他们掌握的巨大财力、技能和经验,帮助建立人人得益的社会新秩序。”(第156页)

 

图图举了卢旺达的例子来说明实现了宽恕与和解的新南非的可贵。他说,“卢旺达的历史是典型的人上人和人下人的历史。人上人紧紧抓住其既得特权不放,人下人则竭力要把他们推翻。得手后,新的人上人便开始反攻倒算,让新的人下人为他们高高在上时造成的所有痛苦付出代价。新的人下人像愤怒的公牛一样进行还击,试图推翻新的人上人,全然忘记了新的人上人认为自己是在为现在的人下人在位时所造成的痛苦而报仇雪恨。这是复仇与反复仇的悲惨历史。我提醒图西族人,他们等了30年才讨还了他们认为强加在自己身上的不公正。我说,胡图族人中的极端分子也完全可以等上30年甚至更长时间,推翻新政府,大肆反攻复仇。”(第213页)图图认为,通过宽恕与和解进程,南非不会发生这样的恶性循环。

 

二、艰难的宽恕进程:进步的政治领袖的巨大作用

 

分裂成加害者和受害者的、充满伤痕的社会要实现宽恕与和解,是极为困难的,宽恕与和解进程面临各种各样的风险,随时有可能失败,这就需要高瞻远瞩和胸怀宽广的领袖的示范和引导。图图高度评价了白人政府领袖德克勒克和黑人解放运动领袖曼德拉的作为。

 

图图高度评价德克勒克,他说,“德克勒克当时的言行为他带来的巨大功绩,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抹杀的。……我相信,如果他没有做出他已做的一切,我们就会历经许多人预测的、使南非在劫难逃的血腥屠杀。要说服白人社会,让他们接受通过谈判交出其独揽的政权,是需要极大勇气的。很少有选民会拥戴要把政权交给世仇,并以此为政纲的候选人。德克勒克先生当然没有这样直言不讳。他讲的是权利分享,让本来不中听甚至不可思议的事情,变得对选民来说不那么刺耳。他是在拿自己的政治生涯冒险,我们如果不因此赞扬他,就太过失礼了。……在我们历史的关键时刻,出现了他这个敢于冒险、勇于前进的人物,这就是我们的幸运。”(第40页)

 

图图自然也高度评价了曼德拉,图图说,“当然,如果他(德克勒克)的对手不能够顺应时代的挑战,这一切也毫无意义。如果德克勒克先生遭遇的是一个身陷囹圄、满腔仇恨、誓死复仇的人,他很可能不会宣布其改革计划。幸而他遇到的是被造就成有良知和卓越品质的人。……纳尔逊·曼德拉出狱时不是满口声言仇恨和复仇的人。他成了和解与宽容的英雄化身,让我们所有人惊异不已。”(第40-41页)

 

图图为曼德拉没有被监禁所摧毁感到惊叹,他说,“(种族隔离政府把)一切手段都用上了,就为摧毁他的意志,让他充满仇恨。但是,制度灰溜溜地败下阵来。他再次出现时,仍是完整的人。”(第41-42页)

 

曼德拉所在的黑人解放运动有一批要报复白人的激进势力,为了实现宽恕与和解,“他需要极大的政治勇气、技巧和权威,才能领导其组织与他同行。……他为说服狂热分子接受所谓“夕阳条款”,保证前政权的政府官员或公务员在过渡时期不失去工作,作出了主要贡献。”(第43-44页)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