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赖海榕 > 南非的和解故事(二):加害者怎样得到受害者的宽恕

南非的和解故事(二):加害者怎样得到受害者的宽恕

南非人从顺利过渡、社会和平、发掘真相,以及个人解脱四个方面认识到宽恕曾经施暴的白人的必要性,又从人不是罪恶,只有人的特定行为才是罪恶这个理念出来,相信宽恕与和解的可能性,那么南非人如何实现宽恕与和解?图图大主教在《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一书中详述了其要件和程序。

 

一、和解的过程:加害者忏悔,受害者宽宏大量

 

宽恕并不是要人们忘却,不是要人们纵容已犯下的错误。宽恕是一个严格的、艰难的政治过程。

 

首先,“每一个参与迫害行动的人都必须单独提出申请,并接受一个独立小组的审查,由它决定申请人是否符合获得赦免的苛刻条件。”(第31页)

 

其次,赦免是有条件的,赦免的条件是申请赦免的人必须完全披露相关的罪行。此外,如果加害者不主动坦白真相以换取赦免,那么一旦捉拿归案将面临起诉和牢狱。而坦白真相请求宽恕的加害者一旦符合法案规定的条件,大赦立即生效,罪犯的刑事和民事责任,连同国家对公职人员的责任,同时一笔勾销。

 

这就产生了要求受害者放弃向罪犯索取民事赔偿的权利,图图认为,“要求受害者付出如此代价的确过分,但是使我们从压迫到民主实现较和平过渡的谈判者认为,这是我们民族必须要求受害者付出的代价。”(第53-54页)

 

为了一定程度上弥补受害者的损失,南非采取了国家补偿的措施,因此,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一部分工作就是听取受害者及幸存者的陈述,“调查他们的证词,让他们其中一部分人有机会公开讲述他们的故事,起草补偿与和解建议书提交政府。”(第34页)

 

关于赔偿的金额和性质,图图说,“我们向总统和议会建议,应该给认定的受害者相当可观的赔偿金,但必须说明这笔钱更多是象征性的,而不是实质性的补偿。国家实际在向受害者说:‘我们承认你们的权利受到了严重践踏。没有什么能替代你们的亲人。但作为一个民族,我们说,我们非常抱歉,我们把你们的伤口揭开,希望能够清理干净;这些赔偿如同药膏,敷在伤口帮助愈合。’”(第59页)

 

二、宽恕的边界:仅限特定时期、出于政治动机的行为

 

通过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实行的宽恕,其对象有严格的界定。图图指出,“南非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着力推进的是全社会政治和解,是对一个错误和悲伤的时代的纠错,……它要求申请大赦者的行为在特定期间内(请求予以大赦的行为,必须发生在1960年沙佩维尔大屠杀和1994年曼德拉当选为南非第一任民选的国家首脑之间),并且必须具有政治动机。大赦条款是为特定目的进行的临时性安排。南非的司法不会永远照此办理。它只适用于有限时期的特定目的。那些出于个人贪婪而杀人的罪犯没有资格提出申请。如果行为是执行或代表一个政治组织的命令,则罪犯有资格提出申请。条件是必须如是披露所有与寻求大赦行为相关的事实,并遵守适配原则。这不是说要宽恕一切罪恶,而是对坏制度下人的一种宽恕与救济。”(第VII页)

 

赦免的罪行也有严格界定,即,杀害(无论是否有预谋)、绑架、酷刑和严重虐待等四种严重违反人权的行为(第80页)

 

图图强调指出,有关真相与和解的法案同样适用于那个时期的政府和反政府成员。他说,“我们遵从的是法案的规定。无论谁是凶犯、出于什么动机,严重违反就是严重违反。国民党实施酷刑是严重违反,解放运动成员实施酷刑同样是对人权的严重违反。我们明确声明,种族隔离是对人类的犯罪。我们也同样坚决地声明,解放运动开展的是正义的战争,因为他们有着正义的事业。但是,《日内瓦公约》和正义战争的原则都清楚地指出,战争中必须有正义。正义的事业必须通过正义的手段进行斗争,否则它就可能严重变质。”(第81页)

文章原题为:图图大主教讲南非的和解故事(二):加害者怎样得到受害者的宽恕

 

推荐 0